wifi家的陈情

【丑哈】你把我的袜子藏哪去了?!

嚣张的萝卜君:

听着,
与你而言,
那个皮肤苍白的男人,他是什么?


是爱情,哈琳·F·奎泽尔会这样回答你。
......
不,他是信仰。
这是哈莉·奎茵的回答,他是我活下去的信仰。


哥谭市的夜场奢靡肮脏,鎏金灯光在震耳欲聋的鼓点中交织着情色和权利愈加香艳昏沉。
珠帘摇曳,舞娘柔软火辣的肉体像一条盘踞而上的黄金蟒,它在不知所措又情难自持的男人身上蜿蜒缠绵。
周遭打哨的哄笑让珠帘后一双阴鸷锐利的眼越来越诡异浓稠。
他沉默又深情地望着舞娘涂上金粉的娇媚面庞,苍白瘦削的手指摩挲着紧握的手杖。对旁边递上右手的黑人男人视若无睹。
"他从不和人握手。"手下如实道。
"好吧。"蟒蛇刺身的黑人讪讪收回停在半空的手,"hey J,"他说,"我代表所有人,欢迎你回来。"
小丑依旧没有回应,他眼中只有那个美丽又性感的女郎柔若无骨的腰身回折摆动。
我的王后,我的小疯子,看看她,她是多么的美丽又迷人。
黑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眼中不加遮掩的惊艳和沉迷让小丑裂开殷红的嘴巴。
"你真幸运。"
"你的女人够厉害。"
尖利短促的哨声从小丑唇角溢出,他张狂浮夸的笑声让整张脸扭曲,伸出手遮住半面脸,大张嘴的纹身诡异又滑稽。小丑大张开手臂环住舞娘金铜色的身体又将她一把推过去,"听着,宝贝儿。你是我送给这个英俊型男的礼物。"他说。
哈莉·奎茵顺从的依势跨坐在男人的身上,下身似有若无的蹭过低伏的敏感点。她手臂上奢靡的金饰叮当作响。"~hey guy,u're So cute."
沉重的呼吸在耳边响起,像一头发狂的公牛,亦或是暴躁的豺狼。男人倏的清醒,他猛然抬头,小丑依旧扭曲对他微笑着,他打了个抖擞。我可不想惹麻烦。他想。
"No,no,joker,listen,it's your lady."
"Oh,yeah..haha....it' s mine"小丑对这样的回答看起来很是满意,他浮夸地撩过头发,伸手摸了一把女友蜜色的大腿,连沙哑的声线都染上一丝快意。
然而下一秒,消音的枪响便穿过那刺着五颜六色纹身的脑袋。
no......joker......


那性感的小医生,该死的小妖精!
他看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,高跟鞋在阿卡姆酒店的地砖上雀跃起一个又一个轻巧的鼓点。
这么漂亮的大腿,小丑心想,幽绿的眼睛泛着星点的亮光,要把它们折断,悬吊在自己的床头,要在上面留下最瑰丽的印子。
不,这还不够,远远不够!
他看向哈琳奎泽尔焦糖一般的眼睛,里面充斥着对自己的迷恋和疯狂,小丑满意极了,于是他笑得像个十七八的大男孩儿。他向她提出罪恶却幽默的要求,给我一把机关枪。
......机关枪?
是的,机关枪。


你愿不愿意为我而亡?
不,那太容易...你知道的,屈服使人产生无穷的力量。
那么......
你愿不愿意为我而生?

是的,我愿意。
沸腾的化工原料啃噬着皮肤,她在极致烧灼的痛感间享受着快乐。
Mr.J...my joker...my pudding...
你瞧,我很快乐。
为你而生,为你而亡,
为你死掉的哈琳奎泽尔,为你降生的哈莉奎茵。
快救救我,救救我,Mr.J,
救救哈莉·奎茵,救救她,
这个和你一样的疯子。


小丑的内心其实是是崩溃的。
事情向着越来越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,他几乎要疯掉了。
毕竟小丑没有控制不了的局面,没有预知不到的未来,所以当前的情况让小丑深感不妙。
在失误发展成错误之前,小丑想,让它结束吧。
他站在高台的边缘,身下是散发着强烈刺激气味的化工池,身边是那个不怕死的疯女人。高高在上的罪恶国王,他身后是通明的灯光,面前是让人心安的黑暗。他看着那让自己分心的女人一跃而下,飞溅的液体落在水泥地面迅速蒸发沸腾。
啊......真是
轻松不少......
Ha !Ha !Ha !Ha !Ha!
这感觉...嗯...
去他妈的轻松!小丑一把扯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扔出去,因为它束缚了自己的行动能力!他面目扭曲地转身。
我受够了!小丑心想,这个笑话真她妈该死的不好笑!!!
红蓝的染液在页面晕开,最终交织成眼花的漩涡,漂白的皮囊滚烫又光滑,小丑如愿地在那两条无比性感的大腿上留下一串接一串青紫的痕迹。
甜心,
宝贝儿,你要为你的错误而受到应得的惩罚。
不如这样,哈莉奎茵,我们一起,下地狱吧。


小丑平躺在刀圈和枪围之中,窗帘将阳光一分为二。他一半在黑,一半在白,在听见开门声的刹那本能举起手边的左轮。
小丑觉得自己有些精神错乱,在看清来人才喘着粗气把僵直的手臂放下。他颓丧的垂下脑袋,"她在哪?"
小丑赤脚在粗糙的地面走过。该死的哈莉奎茵,她到底把我的袜子藏哪去了?!小丑气的眼角抽搐。
我是为哥谭带来欢乐的joker,而不是现在这样失措又仓惶的神经病!
但joker毕竟是joker,那些不值一提的小蠢蛋,还远远及不上小蝙蝠紧身衣上的一根小线头!
哈莉奎茵,你要为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付出代价!小丑把钢牙咬的嘎吱作响,低黑的气压让面前报告情况的Frost又向后缩了缩。他看着老板使劲戳着手机屏幕,再一次感叹这品牌的手机真是结实。
......
I'm coming for u,sweetie.
I'm always waiting for ya.
......
小丑站在穿衣镜前左摇右摆,他把白衬衣的扣子仔仔细细扣到最上面,蝴蝶结,白玫瑰,再套上一条正式的燕尾服。
他站在岸边,着装滑稽的手下分立两侧,绿色的头发像漂浮到岸边的水草。
"孩子们......"他低头呢喃,转而声音又变大,在海风中絮絮传来,"我的甜心,你们的王后......"
"这个迷糊的小疯子,"
"你们都知道她前段时间迷了路,被一帮......emmm......不自量力的小瘪三关进小黑屋...他们竟然!竟然往她的脖子注射炸弹!"
"该死。"
"所以我们现在...来接我的王后回家吧......顺便......让那些在老虎屁股上拔毛的勇士们...一点教训。"


"hello baby."
.....
"Aha."
"pudding?!"
"let's go home."
紫色兰博基尼在夜色中猖狂叫嚣,它和它的主人都让蝙蝠侠头痛不已。
"yoho!!!!!!"
"HaHaHaHa !!"
去死吧这两个疯子!
蝙蝠侠感到很心累,他内心其实是崩溃的。


苍白的男人伏在胴体之上,柔软的胸脯伴随着他的呼吸而颤抖。
"你要受到daddy的惩罚宝贝儿。"
"enjoy yourself."
"pudding."


......
小丑在刺眼的晨光中转醒,收了收揽在小疯子腰间的手臂。
真是该死!他郁卒地使劲揉了一把弹性十足的屁股。
都是因为你,我竟然忘了和小蝙蝠的约会,哈莉奎茵。
他想。

评论

热度(430)